24小时热线:

企业概况

这家中国诊所的针灸,让总统都赞不绝口!
发表时间:2017-12-03  浏览次数:

     
      早上7时,位于加纳首都阿克拉的中国诊所还没到营业时间,萧可佳和曹珂两名医生却已提前开始了工作。
     来就诊的是一名急性腹痛的病人。萧可佳6时多接到他的求助电话后,以最快速度赶到诊所,和病人几乎同时到达。两名医生赶紧为病人做了B超检查,确诊后立刻为其打针输液,终于及时控制住了病情。萧可佳说:“这种事太平常了,我们也就是提前上班而已。”
     8时,随着病人陆续走进诊所、渐渐坐满走廊两旁的长椅,中国诊所的医生们普通而忙碌的一天才刚要开始。
     
     中国诊所创立于1988年,是加纳自1960年独立后,全国第一家由外国人开设的私人诊所,目前有3名中国医生、8名加纳护工。
     它的创立者、萧可佳的父亲萧波今年已逾七旬,仍坚守岗位,为病人看诊。中国诊所在加纳扎根近30年,已成为当地人心中值得信赖的“老字号”品牌。
     1985年,萧波第一次踏上加纳的土地。“当年我的姐姐在加纳和多哥经商,所以就来这边走走看看,小住些时日。”没想到这一来,却与加纳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次偶然机会,萧波从姐姐朋友处得知时任加纳总统杰里·约翰·罗林斯患有严重的肩周炎,出国治疗也没有治好。在朋友引荐下,罗林斯同意尝试让萧波为他进行中国传统针灸治疗。
     “一开始,总统对于针灸半信半疑。还记得第一次给他扎针时,他十分紧张,带了4个卫兵在旁边陪同。”萧波回忆道。
     罗林斯的疑虑渐渐被针灸术的疗效打消了。经过一段时间治疗,罗林斯的病情明显好转,此前他连抬起手臂都困难,治疗后已可正常敬礼、握手。萧波感慨地说:“罗林斯总统非常高兴,称赞针灸的疗效太神奇了,劝我一定要留在加纳行医。”
     在罗林斯邀请下,萧波留在了阿克拉的公立医院工作,并于1988年创立了当地第一家由外国人经营的私人诊所——中国诊所。萧波希望在加纳一边开诊所,一边向当地人推广传统中医诊疗方式,这一干就是30年。
     
     如今,中国诊所的口碑影响力已不仅局限于加纳。萧可佳说,中国诊所时常接诊一些从周边国家慕名而来的病人,比如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和多哥等,甚至还有患者特意从欧洲飞来看病。
     萧波告诉记者,“中国诊所开业30年,从没做过广告和宣传,能走到今天,靠的是患者们口口相传”。萧可佳说,来诊所就医的“本地病患大概能占总人数的80%”。
     诊所初创阶段,萧波也经历过一段摸索期。“当地人对来自中国的医生有顾虑,对针灸等中国传统疗法也不了解,这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治好、服务好每一个前来就医的病人。”
     例如,很多西非本地流行病,如疟疾、伤寒、霍乱和鼠疫等,在当时的中国并不多见,萧波在国内工作时没接触过太多病例。来到加纳后,针对当地实际情况,萧波花了很长时间研究这类疾病,逐步积累临床诊治经验。
     萧波很早便认识到青蒿素对治疗恶性疟疾的良好效果。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他开始将国内研发的青蒿素药品引入临床治疗实践,取得了较好疗效,不仅挽救了更多人生命,也悄然树立起中国诊所的口碑。
     此外,加纳百姓至今仍保留头顶重物走路的传统风俗,很多人因此患有颈椎和腰椎疾病,恰巧针灸与推拿在治疗调理这类慢性疾病上颇具优势,通过病人们口口相传,中国诊所逐渐吸引更多人前来尝试中医疗法。
     今年35岁的艾米莉亚是中国诊所的护士长,管理着一支7人护士团队。她在这里已工作10年有余,除常规护理工作外,她还承担英语和加纳本地方言的翻译工作。
     中国诊所是艾米莉亚从护士学校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萧可佳说,中国诊所的护士都是他们自己培养的,“我们直接从护士学校选拔毕业生,用自己的方式培养管理,留下素质最好的,让这些精挑细选的护士们在每个细节上都能达到我们的标准”。
     
     当前,加纳一些医院因医疗条件、人力和接诊量等限制,急诊服务一直较弱,不少急症病人候诊很久才能看上病。
     曹珂告诉记者,中国诊所目前每天平均接诊量在50至60人左右,以现有人员配置,基本可保证有能力优先处理急诊患者。
     采访时,来自驻加纳中资企业的刘先生陪同一名手指被机器碾伤的工友来到中国诊所。萧可佳和曹珂第一时间对伤者手指进行了缝合手术,从进门到处理结束,整个过程不超过20分钟。
     刘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工地上有500多个工友,都知道中国诊所,大病小病都愿来这里看。在这儿不但能与医生沟通顺畅,诊治速度也比公立医院快。”
     萧波说,他经营诊所的宗旨就是任何情况下救人为先。“有时病人危在旦夕,却没钱交费,就让他们或者家属打个欠条,等有钱了再还。总不能因为钱的事耽误救人。”
     “每年都攒下来一堆欠条,很多后来也没了音信,”说这句话时,萧波反倒笑了,“但我感觉很骄傲,能为当地民众做一些好事,义不容辞。”
     


上一篇:中国文化遗产传播剧目《遇见大运河》上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