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线:

联系我们

汉代第一酷吏张汤的升官秘诀和悲喜人生
发表时间:2018-01-07  浏览次数:

     
     张汤兄弟是大汉朝第一“酷吏”,能力超强,故事超多,情节很曲折。汲黯骂他“坏事做绝,不会有好下场”,不幸言中,但其实,张汤兄弟真不算一个特别坏的人。怎么说呢?应该说这人忒复杂,该使坏时绝不手软,没必要使坏时也能有慈悲心肠。所谓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我们还是从他小时候的故事说起吧。
     张汤还是孩童的时候,他做为冠绝一代的“酷吏”本色就体现出来了。
     那时,他老爸一直做着长安丞这样的小官。当然,作为基层官员,虽然官不大,但屁事多,油水也好歹有一点。
     有一次,他老爸有事外出,让张汤在家里看着。张汤毕竟还是小孩子,总不免有些贪玩,一不小心没盯住,家里的肉被老鼠偷吃了。
     张汤的老爸也是个火爆脾气,回来一看肉没了,不问情由,就拿起了鞭子,打得张汤是那个惨,犹如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挨打的时候,张汤的大哭小叫,让他老爸很不爽;但张汤挨打后的表现,却令他老爸极其惊艳,有种生子如此不负此生的感觉。
     张汤做了啥事,一举逆转了他老爸的观感呢?
     原来,张汤挨打后,把自己挨打的原因归咎于老鼠身上。于是,他通过周密调查,找到并掘开了老鼠洞,抓住了偷肉的老鼠,还找到了老鼠吃剩下的肉。然后,张汤就像老吏断案一样,把老鼠绑起来拷掠审讯,并有模有样地书写文书,声色俱厉地给老鼠确定罪名,最后将老鼠在堂下处以残酷的磔刑。
     他老爸目睹了这一切,开始的时候,他内心里以为自家不成器的儿子只是瞎胡闹,但看到最后,尤其看了儿子写的文书比积年老吏写得还老辣,他不禁对儿子刮目相看,大为叹服。
     眼看儿子在这方面如此出挑,于是他以后办事时一有机会就带上儿子,并让他代替自己书写治狱文书,着力培养。
     这样过了一些年,张汤也慢慢长大了,等他老爸死后,他就继承了他老爸的位置。
     张汤在基层岗位上一直做了不少年。在基层的时候,他并不敢想象自己后来能做到三公的位置上,更想不到自己最风光的时候,其权势连丞相也望尘莫及。这时候,他的人生理想还无非是多捞几块钱,和一些商人田甲、鱼翁叔之流合伙,鼓捣一些有油水的活计。
     不过,张汤毕竟是有眼光的,在权贵周阳侯田胜一度落难入狱的时候,他下了大力气去救助,自此张汤得以渐渐攀附上当时的许多权贵,并被推荐给汉武帝。而张汤的才干和行事作风被汉武帝一眼相中,从此飞黄腾达,一发不可收拾,最后竟至于汉武帝几乎须臾不能离开他,而丞相则变成了打酱油的,“天下事皆决于汤”。
     张汤能够如此威风,原因很复杂也很简单。
     张汤后来被迫自杀的时候留下了几句话道破了个中缘由:我本来只是个文书小吏,没有建立尺寸之功,能够位列三公之位,都是因为陛下宠信我。
     的确,纵观汉武帝一生,或许张汤是他曾经最为宠信的官员。
     但是,汉武帝为什么要宠信张汤而不宠信别人呢?
     第一,可以说张汤很能干。但这肯定不是主要原因,要知道天下间能干的人多了去了。
     第二,张汤很会拍马屁,功夫绝顶。当然,到汉武帝的时代,不拍马屁的官员已经要成濒危物种了,但张汤拍马屁的功力,显然是超一流的。比如说,汉武帝想干一些乱七八糟的的事,要是汲黯,立马就敢喷汉武帝一脸口水;而张汤呢则会不折不扣地去执行,还会让朝廷养着的一帮御用文人找出很好的说辞,扯上《春秋》啊《尚书》啊,搞成啥子比如说“四个伟大”。要是事情没有弄好甚至搞得天怒人怨咋办呢?那也好处理。张汤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背锅,宣扬说陛下的想法都是好的,都是他张汤不会做事搞砸了,要怪就怪他张汤,要治就治他张汤的罪。
     其实,张汤的手法一点也不新鲜,在他之前,在他之后,许许多多的官员都晓得这一极其牛掰的升官秘技,然而关键是,他们没有修炼到张汤那个水平。所以,对于喜欢乱折腾瞎胡闹的汉武帝而言,张汤这样的臣子真是大白天打着灯笼都难找,不提拔他还提拔谁呢?
     与张汤同朝而列的汲黯,很不齿张汤的为人,但御前辩论,他老是说不过张汤,有一次,老头子急了,就张嘴开骂了:以前的人说刀笔吏不能做公卿,我半信半疑,看了你小子的这幅德行,我才知道这话说得真是太他妈对了。
     不过,这里我要插一句,我觉得汲黯其实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张汤是做了不少坏事,但要说是因为张汤,天下人才走在路上都恐惧得不敢迈步,两只眼睛畏畏缩缩,一看就像孬种的样子,那未免太“抬举”张汤了。
     西汉的社会管制从文、景之际到汉武之时,的确经历了从一个相对宽松到法网严密的转折过程,但这个锅,显然不是张汤背得动的,甚至“罪魁祸首”汉武帝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汉武帝他爷爷以及他老爹那会,社会还没充分发展起来,经济不那么繁荣,人口也相对较少,人也都比较“老实听话”,所以不用搞啥子严刑峻法。但是,到了汉武帝时期,经济发展了,人口也多了,素质也变差了,于是问题也来了。
     要是依据现代的社会理论,这样的社会发展转型时期,必然是各方利益比较难以协调的时候,要是有一个好的游戏规则,那就大家君子动口不动手,各方选出自己的代言人,可着劲争出个子丑寅卯来就是了。
     但是,这是一个谁拳头大谁说了算的时代,游戏规则如此,汉武帝为了自己可以随便折腾,就只好用严刑峻法,收拾天下碍着自己事情的其他人了。当然,汉武帝还是顾忌身后之名的,所以,要是有人愿意主动站出来背锅、“替朕分忧”,那真是太好了。
     张汤是汉武帝大力提拔的,他对于大老板也可谓知恩图报投其所好了。
     我们仔细分析张汤身居高位后经办的案子,大体上可以分成两类。
     第一类案子是汉武帝上心的。
     办理这类案子,张汤有一个原则:想皇帝所想,急皇帝所急,甚至要比皇帝还要想得多一些,要勇于揣摩皇帝内心深处的想法,努力去做那些皇帝内心想做但又因为某些缘故不便宣之于口的事情。
     比如说,淮南王刘安谋反一案,有两个卷入其中的文人,严助和伍被,文学上的名头比较响亮,而且没有啥“劣迹”,汉武帝本来是不想杀的,或者说假装不想杀的,却因为张汤坚决“反对”,最后都给明正典刑了。
     所以,你看,汉武帝还是能宽大为怀的,都是“奸臣”张汤坏事儿。
     张汤虽然失掉了好名声,但得到了皇帝的特殊信任,一时权柄之盛,连百官之首的丞相也远远不如。
     张汤经办的第二类案子是与汉武帝没啥关系的,所涉及的人物也是汉武帝扫一眼都嫌多的阿猫阿狗。
     办理这一类的案子,张汤却经常能宽大为怀,想方设法放人一马。也是,无拳无勇的平头百姓或者弱势群体,投胎不谨慎,来到这样一个世界已经够倒霉了,还无缘无故落下牢狱之灾,就是铁石心肠如张汤,也过意不去呀。
     张汤虽然坐上了三公的高位,权势显赫,但并不稳当,总有一些跳梁小丑,有意无意无视了汉武帝的存在,企图站出来螳臂当车。
     有一次,朝廷上争论对匈奴的政策。博士狄山反对用兵,张汤骂他是“愚蠢的儒生,无知。” 狄山反嘲道:我固然是愚忠,御史大夫张汤却是诈忠。这家伙处理淮南王和江都王的案子,用尽酷刑,放肆地诋毁诸侯,离间骨肉之亲,邀功请赏,这不是诈忠是什么?
     张汤还没还嘴呢,汉武帝就气坏了,狄山这话不等于骂他是瞎子,没有识人、用人之明吗?
     于是,他赤膊上阵,亲自帮张汤镇场子。他气势汹汹地指着狄山呵斥道:“你别在这嘴炮了。我派你驻守一个郡,你能不让匈奴进京来抢掠吗?”狄山一脸懵逼:“这啥情况?”汉武帝继续追问:“驻守一个县呢?”狄山继续一脸懵逼。汉武帝穷追猛打:“驻守一个边境城堡呢?”狄山依然一脸懵逼,不过他也没办法推诿了,只好搪塞道:“能。”于是,汉武帝立马让人“护着”狄山去了一座边塞城堡。一个多月后,凶讯传来,狄山的脑袋已经被匈奴人斩掉了。
     这件事之后,朝廷的大小官员立马都变得很识趣,对张汤不满的也不再敢当面指责,而只敢偷偷摸摸弄些小动作,组织黑材料。他们认识到,只有先破坏掉汉武帝的宠信,才能将张汤一举扳倒。
     具体过程不细说了。反正,张汤才做了七年的御史大夫,板凳刚刚焐热没多久,就遇到了“七年之痒”,垮台了。
     不过,刚被双规的时候,张汤是怎么也不肯承认罪行的。汉武帝见没法善后,就派张汤的铁哥们赵禹出马了。
     见到老兄弟,张汤一脸委屈:“我这么尽心尽责为皇上办事,怎么被抓了小辫子?是不是有小人蒙蔽了皇上?”
     赵禹听了张汤说出这么幼稚的话,忍不住笑了:“老弟啊,皇上是多聪明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会被蒙蔽呢?你以前办案的时候,被你夷灭家族的有多少人,你还记得不?如今人家告你的罪状都有证据,皇上呢,虽不想杀你,但也很为难啊。做大哥的这里劝你一句,你还是自杀得了,省了多少事。搞那些嘴炮,有啥用?你不比谁都清楚,何苦呢。”
     张汤听了铁哥们的一席话,终于死了心,不再抗拒,乖乖写了认罪书,然后自杀了。
     话说张汤官职低微时也曾想方设法捞钱,但他仕途一帆风顺之后,反而变得很廉洁。
     所以,张汤死时,并没有留下多少财产。不过,他的兄弟和儿子们仍想厚葬张汤,但他母亲坚决反对,说:“我的儿子是天子的大臣,遭受恶言诬告而死,何必厚葬呢?”于是葬礼只用牛车拉着棺材,没有外椁,这在当时就算一般人家都可谓十分寒酸,何况张汤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官,死的时候也仍然是三公之一。
     汉武帝听说了这件事情后,内心里很过意不去,他感叹着:“没有这样的母亲,生不出这样的儿子。”他越想越觉得生气,张汤这么好使唤的臣子怎么就一念之差弄没了呢。于是,他反过来怪罪到当初告发张汤的几个人头上,把他们都弄死了,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大仇得报”,要是张汤地下有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呢?哎,这还真是扯不清的一笔烂账。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上一篇:天河科技成立数字档案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