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热线:

产品展示

左右皆是苦关于瘦马的血泪史
发表时间:2018-01-12  浏览次数:

     
     为了满足某些人的畸形需要,人口贩子制造了种种人伦悲剧,“瘦马”便是一例。在那些小女孩被选为“瘦马”的时候,就注定她们一生悲惨。人口贩子则踏着别人的血泪赚取钱财,其无后乎。
     扬州瘦马,只是瘦马的一个区域典型。她不是一种马,是大量经过专门培训、预备嫁予富商作小妾的年轻女子,而这些女子以瘦为美,个个苗条消瘦,因此被称为“瘦马”。这种状况在明朝就出现了,进入清朝,包养“瘦马”遂成时尚,制造“瘦马”成为一种行业。明末张岱的《陶庵梦忆》一书记有:“扬州人日饮食于瘦马之身者数十百人。”
     瘦马来源
     清人吴炽昌《客窗闲话》卷四“瘦马”条记载:“金陵匪徒,有在四方贩买幼女,选其俊秀者,调理其肌肤,修饰其衣服,延师教之,凡书画琴棋、萧管笛弦之类,无一不能。及瓜,则重价售与宦商富室为妾,或竟入妓院,名之曰"养瘦马’。遇有贫家好女子,则百计诱之。”
     总的说来,那些女子的来源只有两种。
     一是人贩子在各地用各种手段弄到小女孩。这种人贩子平时还兼职匪徒,多是强抢小女孩。碰到不好下黑手的,就“百计诱之”,这里的计策不限于诱拐,还有设计令孩子家长欠下债务,以子抵债等等。反正是不折手段。
     二是那些衣食无着的贫寒人家,为了生计,不得不卖掉自已生养的本来就瘦弱的女儿,去充当瘦马。卖儿鬻女,最叫人痛心,也最叫人无奈。
     折磨还是训练
     “瘦马”多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在七八岁之时,被人口贩子买去。之后,等待她们的就是漫长的集中营式的魔鬼训练期。“瘦马”的瘦,既有天生体弱的原因,也是被刻意“饿”出来的。在野史中,为了使女孩保持瘦小,还有人将女孩养在特殊的坛子里,限制其自然生长。
     依据先天条件,那些女孩还被分为三六九等。一等资质的女孩,将被教授“弹琴吹箫,吟诗写字,画画围棋,打双陆,抹骨牌,百般淫巧”,以及精细的化妆技巧和形体训练。二等资质的女孩,也能识些字、弹点曲,但主要则是被培养成财会人才,懂得记账管事,以便辅助商人,成为一个好助理。三等资质的女孩则不让识字,只是习些女红、裁剪,或是“油炸蒸酥,做炉食、摆果品、各有手艺”,被培养成合格的主妇。
     当然,所有的这些煞费苦心的培训都是为了将来能找个好买主,卖个好价钱。在《续金瓶梅》中,一位一等“瘦马”能卖得一千五百两以上的银子。这等钱财更使得人口贩子肆无忌惮,多少家庭失去亲人。
     最后的命运
     大抵瘦马,便是培养苗条小美人卖为大富人家的宠妾、艳婢,运气好的,颜色未衰之前享尽富贵,运气不好的,被大户人家的正妻杖毙、投井......
     并不是所有的“瘦马”都能成功地嫁入富豪之家。最后,有些被挑剩下的“瘦马” 情形更为凄惨。她们无家可归,被卖入风月场所。每天傍晚,她们涂脂抹粉,打扮妖冶,出入巷口,游离于茶楼酒肆门前,谓之『站关』,灯前月下,面色苍白,已无人样。这些“站关”的可怜瘦马,有的直至夜间都找不到主顾。最后黯然离去。张岱写道:“夜分,不得不去,悄然暗摸如鬼。见老鸨,受饿,受笞,俱不可知矣。”
     所谓“瘦马”,是那些人口贩子造下的孽。而那些“养瘦马”的人口贩子,却是赚得盆满钵满,得享富贵。
     解放以后,党和政府及时取缔了养“瘦马”的行业,但这种对女性任意摧残和蹂躏,如同役使凌虐弱小的马匹一般的流弊值得人们警惕。现在还有人口贩子,他们让人伦的悲剧继续。夜色之下,不知是谁家血泪?
     更多精彩: 《凯风智见:“英雄”慕“名士”之桓氏地位上升记》
     《凯风智见:威震西南的都蛮部落为何神秘消失》
     《凯风智见:归根的惆怅 嘉靖与他的故乡》
     《文史新说:旧时王谢堂前燕 东晋王家字碑铭》
     《文史新说:你好。那个叫“洋芋”的马铃薯同志》
     《文史新说:那个被宋朝士大夫们推崇备至的“格君者”陆贽》
     《文史新说:从字库塔遗迹看古人如何敬天惜字》
     《文史新说:射带中钩 一箭射出的春秋一霸》
     为了满足某些人的畸形需要,人口贩子制造了种种人伦悲剧,“瘦马”便是一例。在那些小女孩被选为“瘦马”的时候,就注定她们一生悲惨。人口贩子则踏着别人的血泪赚取钱财,其无后乎。
     扬州瘦马,只是瘦马的一个区域典型。她不是一种马,是大量经过专门培训、预备嫁予富商作小妾的年轻女子,而这些女子以瘦为美,个个苗条消瘦,因此被称为“瘦马”。这种状况在明朝就出现了,进入清朝,包养“瘦马”遂成时尚,制造“瘦马”成为一种行业。明末张岱的《陶庵梦忆》一书记有:“扬州人日饮食于瘦马之身者数十百人。”
     瘦马来源
     清人吴炽昌《客窗闲话》卷四“瘦马”条记载:“金陵匪徒,有在四方贩买幼女,选其俊秀者,调理其肌肤,修饰其衣服,延师教之,凡书画琴棋、萧管笛弦之类,无一不能。及瓜,则重价售与宦商富室为妾,或竟入妓院,名之曰"养瘦马’。遇有贫家好女子,则百计诱之。”
     总的说来,那些女子的来源只有两种。
     一是人贩子在各地用各种手段弄到小女孩。这种人贩子平时还兼职匪徒,多是强抢小女孩。碰到不好下黑手的,就“百计诱之”,这里的计策不限于诱拐,还有设计令孩子家长欠下债务,以子抵债等等。反正是不折手段。
     二是那些衣食无着的贫寒人家,为了生计,不得不卖掉自已生养的本来就瘦弱的女儿,去充当瘦马。卖儿鬻女,最叫人痛心,也最叫人无奈。
     折磨还是训练
     “瘦马”多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在七八岁之时,被人口贩子买去。之后,等待她们的就是漫长的集中营式的魔鬼训练期。“瘦马”的瘦,既有天生体弱的原因,也是被刻意“饿”出来的。在野史中,为了使女孩保持瘦小,还有人将女孩养在特殊的坛子里,限制其自然生长。
     依据先天条件,那些女孩还被分为三六九等。一等资质的女孩,将被教授“弹琴吹箫,吟诗写字,画画围棋,打双陆,抹骨牌,百般淫巧”,以及精细的化妆技巧和形体训练。二等资质的女孩,也能识些字、弹点曲,但主要则是被培养成财会人才,懂得记账管事,以便辅助商人,成为一个好助理。三等资质的女孩则不让识字,只是习些女红、裁剪,或是“油炸蒸酥,做炉食、摆果品、各有手艺”,被培养成合格的主妇。
     当然,所有的这些煞费苦心的培训都是为了将来能找个好买主,卖个好价钱。在《续金瓶梅》中,一位一等“瘦马”能卖得一千五百两以上的银子。这等钱财更使得人口贩子肆无忌惮,多少家庭失去亲人。
     最后的命运
     大抵瘦马,便是培养苗条小美人卖为大富人家的宠妾、艳婢,运气好的,颜色未衰之前享尽富贵,运气不好的,被大户人家的正妻杖毙、投井......
     并不是所有的“瘦马”都能成功地嫁入富豪之家。最后,有些被挑剩下的“瘦马” 情形更为凄惨。她们无家可归,被卖入风月场所。每天傍晚,她们涂脂抹粉,打扮妖冶,出入巷口,游离于茶楼酒肆门前,谓之『站关』,灯前月下,面色苍白,已无人样。这些“站关”的可怜瘦马,有的直至夜间都找不到主顾。最后黯然离去。张岱写道:“夜分,不得不去,悄然暗摸如鬼。见老鸨,受饿,受笞,俱不可知矣。”
     所谓“瘦马”,是那些人口贩子造下的孽。而那些“养瘦马”的人口贩子,却是赚得盆满钵满,得享富贵。
     解放以后,党和政府及时取缔了养“瘦马”的行业,但这种对女性任意摧残和蹂躏,如同役使凌虐弱小的马匹一般的流弊值得人们警惕。现在还有人口贩子,他们让人伦的悲剧继续。夜色之下,不知是谁家血泪?
     更多精彩: 《凯风智见:“英雄”慕“名士”之桓氏地位上升记》
     《凯风智见:威震西南的都蛮部落为何神秘消失》
     《凯风智见:归根的惆怅 嘉靖与他的故乡》
     《文史新说:旧时王谢堂前燕 东晋王家字碑铭》
     《文史新说:你好。那个叫“洋芋”的马铃薯同志》
     《文史新说:那个被宋朝士大夫们推崇备至的“格君者”陆贽》
     《文史新说:从字库塔遗迹看古人如何敬天惜字》
     《文史新说:射带中钩 一箭射出的春秋一霸》
     


上一篇:看故宫砖的来历就明白为何金子没砖贵了
下一篇:没有了